呼哧扑哧

自己一个人独自快乐的玩耍着

【罐云】 《初恋》

|勿上升真人

|私设年龄差距减小

|存在ooc

|纯粹作者脑洞

(4)

河成云最近总觉得自己被人跟踪了。



每天下课走出教室时总有一股意味不明的视线跟随着他,等他回头去探究时又消失了,同学拍他肩膀问他怎么了,他也只能挠挠自己的脖子说没什么,毕竟要说感觉有人一直盯着自己未免有点自恋。



而且虽然觉得有人在看但是其实并没有确切的看到人,因此在一开始也就被河成云当成错觉了。



可是随后几天在他练舞的教室总是出现矿泉水、蛋糕和其他小零食并且旁边还贴着“to 河成云”的时候河成云觉得自己不能再淡定了。



今天也是,一瓶维他命饮料配小饼干,周围一起练舞的伙伴都羡慕他说他什么时候招惹了一个“迷妹”天天来应援,可是河成云本人很无奈啊,纸条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送礼者的信息看起来是个很害羞的人,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一二三、哒哒哒”

当河成云在前面带领着队伍练习歌曲结尾的舞步时,那股萦绕着他长达一周的视线又出现了.



这次河成云决心要把他揪出来,就着舞蹈转身的动作用余光扫视了一圈教室周围...除了一个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黑衣男子站在门边张望外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女孩子啊..

等等?咦?

河成云的寒毛突然立了起来

难道是是“迷...弟”吗?





赖冠霖虽然在聊天的那个晚上想的很美好可是等他在一下课跑到河成云的教室门口看到他和同学一起走出来的时候突然就不敢向前了。



在网络上聊得很开心可是现实里面对暗恋对象讲话比想象中困难的多了,而且哥旁边还有其他学长学姐。



于是突然变成鸵鸟的赖冠霖每天下课都来河成云教室门口蹲点却始终没能上前开口说话,在发现河成云每周在舞蹈教室练舞很辛苦的时候甚至在他练舞当天每次都逃半节课去小卖部买零食偷偷送去教室,怕被别人吃掉还留了纸条。



现在,赖冠霖也是偷偷的蹲在教室门口看着成云哥。



今天是哥打扫卫生好想进去帮忙,但是怕被人发现自己是送零食的人而全副武装的自己现在进去也太可疑了点...



突然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了,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成云哥发的。

“冠霖啊,哥现在在舞蹈教室,没记错你的教学楼离这边很近吧”

“你有空吗,你来接下哥吧”

“哥现在的教室门口有个很可疑的黑衣男子”

“哥有点慌...”



可疑的黑衣男子...


赖冠霖扫了一眼自己的全身又看了看已经空荡荡的走廊,这不就是在说我么。


考虑了一会,现在回去换衣服也来不及了,看来只能和成云哥坦白了,而且总不能这么一直偷偷摸摸下去,在现实里总是要说上话的,想通了的赖冠霖就推开了教室的门走了进去。


                                                                                                      

ps:非常感谢大家的评论和推荐 ♥

谢谢支持 ♥ 今天也为文章的短小感到绝望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