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哧扑哧

自己一个人独自快乐的玩耍着

【罐云】 《初恋》

|勿上升真人

|私设年龄差距减小

|存在ooc

|纯粹作者脑洞

(5)

才发完求救短信的河成云刚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身后的教室门就被打开了,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缓缓转过身去,眼前就映入了一身黑衣,对方把帽子摘了下来...


河成云一时僵着不能动,脑子里飘过的想法是要和他打一架还是直接跑掉比较好,然后对方接着动手就把口罩摘掉了。



看着熟悉的面孔,河成云说不出话来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控制不住打了赖冠霖肩膀一拳。



“赖冠霖!吓你哥好玩是吧!”


“哥,成云哥我错了!”


看着对面揉着肩膀龇牙咧嘴的赖冠霖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再开口“不行,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正好也差不多要到吃饭时间了,你跟着来。”




在校外喧闹的小吃街找了个小摊摆的桌子里坐下,河成云点了些自己常吃的小炒,想了想又开了一瓶啤酒,端着酒杯眼神示意赖冠霖可以开始解释了。



赖冠霖窘迫的清了清嗓子承认了舞蹈教室的小礼物都是他放的,而且最近一直都偷偷蹲在河成云的教室附近本意是想要搭话但是都没成功于是就变成了尾随事件。



看着赖冠霖抱歉的表情,河成云想了想发现他现在实在是生气不起来毕竟脾气来得快去得快,而且对面小孩那委屈的小表情看的自己都有点后悔语气太重了。



“为什么,不大方的来给哥说话呀,哥又不是洪水猛兽”


是谁在聊天软件上天天说自己可爱来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这茬的河成云耳朵一热,偷瞄了对方一眼发现对面还沉浸在自责的情绪里里,于是立马装作若无其事的拿起酒杯在耳朵上冰了一下。



“因为除了在网上聊过天,在现实里和哥都没有说过超过三句话,就有点尴尬...”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喜欢你呀和你说话我紧张,当然这句话现在赖冠霖可是不敢讲出来的。



“...算了,哥原谅你了,还想吃什么吗这次哥请客,现在说清楚以后应该就不会再觉得尴尬了吧。”


“嗯,不会了,哥我要一份炸鸡!”


“...老板加一份炸鸡”真的是小孩啊,很快就不沮丧了,河成云看着赖冠霖瞬间变开心的脸不由暗自偷着乐,真想让人逗一逗“会喝酒么,要喝吗”


“喝!”其实赖冠霖到大学来之前从来没喝过酒,这是第一次,但是是和成云哥一起喝啊,这不一样。


“老板再来两瓶啤酒。”




酒足饭饱之后,河成云结完账回头看到趴在桌子上的赖冠霖,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是谁说会喝酒的啊喝了一瓶就倒下了。



然而等他艰难的扛着巨型忙内赖冠霖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的时候河成云就笑不出来了,怎么会长这么高啊好重...



赖冠霖的头埋在河成云的脖颈间,鼻息间的热气让河成云的脖子痒痒的有点别扭。



不行啊,这样扛到宿舍我要累死的,快速思索了一下,就决定要暂时找个路边的椅子让赖冠霖坐着,然后去买些解酒的东西给他喝等到他稍微清醒能自己走的时候再回宿舍。



正好前面就有个空着长椅,好不容易将赖冠霖放上去,河成云正要离开结果腰间突然就被人抱住了.



无奈的看了一眼怀里的在路灯照射下微微反射出温暖光线的黑脑袋,


“冠霖,你这样哥走不开了”


回应话语的是收的更紧的手臂。



僵持了好一会,被迫深切的感受到了一把被路人围观的感觉,河成云仰头看天叹了一口气,正准备强硬的掰开赖冠霖的手臂时,听到了细微喃喃自语的声音。



似乎是赖冠霖在说话,因为声音太小听的不是很清楚,于是河成云只好撑着赖冠霖的背俯下身想要听清楚。


“哥...”


怎么?


“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哥...喜欢”


...




河成云突然觉得一切似乎都合理了。


比如赖冠霖为什么不敢在现实里和他说话,为什么会一直注视着自己,为什么会不断的送零食给练舞后疲惫的自己,这些都不是一个正常后辈会做出的行为。



但是为什么现在自己一点都不觉得难堪呢,反而觉得有点心疼?


抬手揉了揉怀里的黑脑袋,与手感是十分柔顺的头发相比是河成云有点困惑的内心。



河成云最后还是掏出了赖冠霖的手机看了看通讯录,打了电话叫赖冠霖的舍友把赖冠霖架走了。



剩下自己站在长椅边树叶斑驳倒影里呆立着,不由的反问自己是不是其实也有点喜欢赖冠霖呢?


                                                                                                            

ps:kkk我终于把这个坑填完了 做到有始有终了撒花

明天应该会把最后两章吐出来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