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哧扑哧

自己一个人独自快乐的玩耍着

【罐云】 《初恋》

番外《圣诞之后》

|勿上升真人|私设年龄差距减小

|存在ooc|纯粹作者脑洞

|R18|番外比正文长系列

赖冠霖和河成云毕业后都没有离开学校所在的城市。


河成云当了舞蹈教师偶尔也会接商业演出,而赖冠霖则是做了与艺术设计有关的工作,在赖冠霖大四学年的时候就从学校搬到了河成云租住的公寓开始了同居生活。



但毕竟开始工作了以后很多时间都不是自己能安排的,偶尔两边一起忙碌起来的时候虽然住在一起也没有时间亲近,最近接近年末更是忙到脚不沾地,连圣诞节两个人都没能一起过。



但是巧的是。



忙碌到深夜一点才上床休息的赖冠霖抱着早就因为持续一天工作而累的在床上团成一团的河成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哥,醒着吗?”



“嗯,醒着等你上来等的我眼皮直打架”河成云翻了个身把自己深深窝进赖冠霖的怀里,闻着熟悉的气味觉才能睡着甜呀。



“哥知道今天圣诞吗,准确的说是在前一个小时?”其实现在已经不算圣诞了。



“怎么会不知道,我今天这么累还不是圣诞演出害的么”赚钱不容易呀,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赖冠霖提前和他说今天加班也没空两个人一起过,这样的话河成云觉得与其自己待在家里还不如出去赚钱。



“哥,我从现在就解放了,工作已经全做完了哥呢?”



“我也没有也,可以歇息一阵来着”



话已至此,河成云抬起头,赖冠霖低下头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是的,巧的是两人在圣诞节过了之后反而难得的可以一起休假了,这是不是在暗示着他们现在想做什么都可以呢,因为明天不用上班啊?



虽然肉体有点疲惫但是赖不住精神很亢奋,这段时间太忙两个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亲热过了。



河成云一个鲤鱼打滚就翻了起来,跨坐到了赖冠霖的腰腹上暧昧的缓缓扭动了一下腰肢,双手交叉着抓起衣服的下摆提起,舔着下唇居高临下略带挑衅的看着赖冠霖。



“河成云...”赖冠霖低沉的声音让河成云不禁颤抖了一下。



甩掉自己的衣服,接着有些粗鲁的揪起赖冠霖的衣领“来不来?”



“...”看着身上河成云朱唇皓齿的样子赖冠霖直接脱掉上衣,扬起上身捞过河成云干脆的给了一个深吻,双手从他的肩胛骨//拂//过沿着脊柱一路往下,扯//下裤子的边缘稳稳的托住//臀部...。



河成云忍不住发出细微的声音和沉重的//喘息声,扬起头让赖冠霖轻轻撕//咬//喉结,感受唇//舌//湿漉漉的感觉逐渐蔓延到耳后,最后狠狠//咬//住后颈。



河成云一个寒颤仿佛被制住要害,被//咬//住的皮肤周围泛起了一片细小的鸡皮疙瘩,接着又迅速被赖冠霖温柔的//舔//舐而抚平。体内不断被沾//染了润//滑油的手指//进//进出//出扩//张着,导致河成云只觉得两人皮肤相贴的地方仿佛要燃烧起来。



“冠霖...可以了...”河成云被自己如此喑哑的嗓音吓了一跳,然而身后突然//闯//入的东西很快就让河成云无暇顾及自己的声音了。



“啊...”如一叶扁舟置于波涛汹涌的水面上,河成云只能紧紧抓着赖冠霖的肩膀,望着对方如//欲//望//一般深不见底黑色瞳孔,觉得自己快要溺毙了,偏偏赖冠霖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就着现在的姿势赖冠霖一把把河成云//按//倒//在床脚,将半挂在河成云//大//腿上的裤子全部退掉,因为练舞河成云的身体非常柔软,赖冠霖轻松的//架//起//他雪白的//大腿//折到河成云的//胸前更//深的//挤了进去。



因为生理上带来的过于强烈刺激,河成云忍不住泪眼婆娑,紧紧咬着下唇,有点慌张的反手遮住眼睛。



赖冠霖轻轻的拿开河成云遮挡的手,用自己的与其十指相扣压在河成云散乱头发边,低下头从眉心到下唇落下一个个轻柔的吻。



“别怕...”

“一会就好了...”



....



一切结束后的两人一觉爆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赖冠霖被从窗户透入室内越来越亮的光线照醒了,艰难的眨巴了眨巴眼睛,用手好一阵揉才终于清晰,看了一眼床头的十种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怀里的河成云蜷缩着,因为有赖冠霖在旁边挡着光线睡得还算香甜。小心的移开河成云环抱在自己要上的手臂,赖冠霖蹑手蹑脚的下了床,一晚上的运动现在早已腹中空空,怎么说也要去做点东西垫垫。



身边没有了熟悉的气息,河成云赖在床上左右翻滚了一下也就醒了,随便从衣柜里拿了新的衣裤套上,捡起地上昨天放纵的证据该洗的洗该扔的扔。都做完了就顶着鸡窝头坐在饭桌前等着赖大厨上菜。



原本两个人谁都不会做饭,就只是会点简单小菜的程度。赖冠霖实在看不下去他宝贝的成云哥天天懒得做菜就背着自己偷偷吃泡面这种没营养的东西,于是特意忙里抽闲学了厨艺,好把他的成云哥喂的白白胖胖。



端上煎蛋和蔬菜三明治,将牛奶热了一下放在河成云面前。饥肠辘辘的两人迫不及待的需要补充一下能量。饱餐一顿的两人呈大字摊在沙发上,只觉得两个人在这样什么事都不用管的日子里在一起是最美好的了。



“哥,我们晚上去约会吧”赖冠霖一边玩着河成云的手指一边向河成云抛出了橄榄枝。



“嗯?好啊”河成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两个人真的好久没一起了。



晚上,两个穿好保暖的衣服,12月份的天气已经很冷了。



河成云伸着手给赖冠霖系上围巾,赖冠霖则帮他理了理头上带的帽子,把河成云的手握住塞进自己的口袋,就出门了。



因为圣诞节昨天才过去的原因,街上很多圣诞的装饰物品都还没来得及卸下,街边的巨型圣诞树还是耀耀生辉,节日的氛围仍然很重,而且街上人也比圣诞当天少很多,环境出乎意料的还不错。



两个人先是去高级的西餐厅吃了一顿,感受了一把浪漫的烛光晚宴,接着又去游戏厅浪了一把,河成云作为各种游戏的高手收获了不少人的围观和赞赏,深感满足,最后在街上晃荡到了十一二点又去夜间大排档喝小酒。



手牵手一起回家,赖冠霖看着河成云挂着笑容略带微醺的脸蛋内心仿佛被热气充满的热气球飘飘悠悠。



“哥,闭眼”赖冠霖偷偷把手插入口袋抓住自己乘河成云在游戏厅玩的开心时去隔壁店铺买的东西。



“?”河成云乖乖闭上眼睛,手被赖冠霖轻轻牵起,手指一凉被一个金属制品套住,吓得立马睁开眼睛,果然是一个样式简单精致的银戒指。



“哥,节日礼物”对面的赖冠霖正笑的一脸灿烂。



“啊,节日都过了...不是...你什么时候买的!呀,为什么不和我说啊,我都没用准备....”河成云窘的都要原地绕圈了直挠脖子。



“哥,不用准备啊,哥就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啦”



“你这小子,油嘴滑舌倒是挺厉害”河成云含羞带怒的瞪了赖冠霖一眼,低头抚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说不开心感动肯定是假的。



“哥要是实在过意不去,那能不能帮我带上这个?”说着赖冠霖手一翻,手心里躺着的是同样款式稍大一圈的银戒指。



“...”河成云拿起戒指,拉过赖冠霖的手,郑重的把戒指缓缓套上,仿佛完成了某个庄严的仪式。



“这样好了吧,我们回家吧”河成云没有放下刚刚抓起的手,而是紧紧的握住,接着埋头往前走,不敢回头看赖冠霖害怕一看就忍不住哭。



赖冠霖听话的跟在河成云的身后看着交握双手上的对戒,只是一直傻傻的笑。



白雪飘扬,街道边树上的霓虹灯五光十色,河成云和赖冠霖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一起走。



一辈子那么长。

 

                                                               

ps:会翻吗我的小破船

自割大腿肉 割完才发现最近云cp的粮非常多

我要沦落为吃瓜群众了kkk

评论(1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