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哧扑哧

自己一个人独自快乐的玩耍着

【罐云】生存游戏

|勿上升真人 |存在ooc

|脑洞这次非常大

|科幻?灵异向?可能跑路


 

赖冠霖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他曾经有一个感情非常要好的竹马恋人,年龄比他大但是活泼又可爱他们从小相识相知到相爱风雨兼程走到现在,赖冠霖觉得他们应该会继续这样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但事无绝对,万事都有例外。

 


恋人分开可以有很多种原因,比如双方感情日渐平淡和平分手或者移情别恋一拍两散再或者因为事故意外生离死别,赖冠霖都可以接受表示理解,但是下落不明?他最亲密的爱人、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突然人间蒸发?



他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因为这么不可理喻又残酷的事情怎么这么巧发生在他的身上呢?

 


只是千篇一律的日常生活却在不经意间起了波澜。

 


那一天,一部他和他的恋人都想看的电影首映,于是约好了等他恋人下班在电影院门口见面。天气有些阴霾但赖冠霖的心情却很愉悦,可惜他抱着爆米花和可乐从电影开始等到了电影结束却始终没有等到希望出现的人,不是没有打过电话,但电话始终是关机的状态,赖冠霖不由得有点生气,看了看表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恋人下班的时间,许是他先回家了?



然而等回到家,家里一片漆黑空无一人,赖冠霖突然有点心慌。



随后他拨打了他所能想到所有朋友甚至他恋人的父母领导的电话,都没有得到任何有关恋人行踪的有用消息,只知道他是正常的下了班但之后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

 


赖冠霖呆呆的看着家门口期待着下一秒他可爱的年上恋人就会嘻嘻哈哈的走进来说一些无所谓的事由导致他现在才回来,就这样幻想着一夜未眠,家里从来没有这么让人窒息的安静过。



在上午九点赖冠霖再次给所有人打了一次电话,他的恋人仍然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过。



赖冠霖安慰着自己这才只有一天也许他是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呢?但是内心深处却不断告诉他这非常的反常,他的恋人一直都以非常乐观积极的态度生活,他们的情感也没有任何问题,他没理由一声不响的就离开,除非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赖冠霖坐不住了,脑子里不断涌现的可怕想法催促着他赶快去报警…

 


后面的日子赖冠霖不想再回忆了,无望的等待近乎从头到脚的摧毁了他。



过去甜蜜的回忆成了沉重的枷锁每一天都无法喘息,他抑郁过甚至想死过,但庆幸的是身边的朋友和父母帮他最终走了出来。他的恋人河成云从失踪到现在已经7年了,在法律上都已经宣告了死亡,他仍然不能释怀一个活生生的人,朝夕相处的人怎么就会突然消失,如云烟一般。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更让人内心永备受煎熬。



只要没见到遗体他就不相信河成云死了,7年了他早已从当初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变成了独挡一面的社会精英,在5年前他就搬离了曾经他和河成云居住的城市到了相距甚远的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因为在原来的地方到处都有着他们曾经的回忆,他撑不住的,河成云的失踪是他心底最深的一处伤痕不碰则已一碰鲜血淋漓。

 




在新的城市里赖冠霖生活的很好,至少表明上与常人无异甚至可以说更为优越。



帅气的面貌高挑的身高体面的工作,精英人士,公司里每个年轻的女孩子都暗暗憧憬着也许能和他来一场完美的爱情故事。可一年又一年过去,赖冠霖总是形单影只,前去告白的人都被礼貌的拒绝了,八卦的女孩子们聚在一起讨论着为什么,也拼凑出了一个八九不离十的凄惨故事,说他有个逝去的恋人导致他到现在都没有想要重新再恋爱。至此,她们看赖冠霖的眼神不再带着憧憬反而带了同情。



作为当事人的赖冠霖丝毫没有在乎周围人的任何想法,每天日复一日的生活着,白天用工作麻痹自己晚上按时吃药以免自己在不经意间想起河成云来让自己难以忍受。



所以当他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赶材料做报告忍不住伸了个懒腰,余光扫到收银台那个他永远不会忘记在梦里出现千百次的背影时,他第一反应是我昨晚吃药了啊?下一秒他就冲了过去,碍事的椅子都被他一脚踢倒,牢牢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确信看到的是和河成云一模一样的脸,他知道这不是幻觉。



赖冠霖一时哽咽在喉,百感交集,泪水就要夺眶而出,声音颤抖着几乎说不出话来“河…成云!你这些年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

 


赖冠霖说不下去了,因为比消失了7年的河成云突然出现在眼前还要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他身处的地方在几秒内就发生了变化从熙熙攘攘的咖啡屋到了一个纯白的世界,一眼望去单调的白色铺满整个眼底,没有边界,只有一个纯黑的菱形方块漂浮在不远的地方。



接着冰冷的机械女声从那里传来“欢迎新玩家编号367431来到生存游戏…是否选择解说”赖冠霖面前突然就出现了蓝色的“是、否”选项框。

 


河成云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面前一脸茫然的赖冠霖,崩溃的蹲了下来,使劲的挠自己的头发,最后竟然放声大哭起来。



被哭声惊醒的赖冠霖顾不得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连忙把蹲着小小只的人紧紧抱在怀里,在他心里没什么比失而复得的河成云更重要了。河成云哭着打着嗝渐渐冷静,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红红的眼角看的赖冠霖一阵心疼,然后就被河成云恨恨的叭叽了一口,“既来之则安之,不仅我会安全的从这里出去,我还要把你也安全的带出去!”



虽然听不懂河成云在说什么,但是明显振作起来的河成云还是让赖冠霖安下心来。“成云这些年都在这里吗?”这个明显不符合常理的地方或许就能解释内心所有的疑惑了。


“…冠霖在外面自己一个人过了多久?”


“从你失踪到现在已经7年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更努力一点的,这里的时间和外面不一样,我没想到竟然已经有7年之久了…”想到赖冠霖一个人被孤零零的丢在外面的世界,他自己单单是离开赖冠霖就已经难过的不得了,以为他失踪的赖冠霖情况只会更差,想着想着河成云又要哭出来了。


“里面外面的时间不一样的话,哥在外面岂不是会比我小,河成云叫声哥来听听?”


“呀!…”


“我开玩笑的,哥永远都是哥我的宝贝”被自己一打岔终于成功的止住了河成云变成小哭包的趋势,赖冠霖不由得感慨7年了河成云在这里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那个可爱的样子。

 


“你去听听那个方块说的游戏规则吧,这里的情况很复杂和外面完全不一样,有时候甚至凶险万分我很难说清楚。”听了河成云的话赖冠霖也忧心了起来,河成云在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真的是他可以想象的么,抱着疑问他点击了选项“是”,接着大脑仿佛被电流冲击了一下涌进了许多信息,眼前一黑赖冠霖便失去了意识。



                                                                  

PS:这次设定借鉴了很多以前看的小说和影视作品比如杀戮都市无限恐怖啥的,写出来感觉有点力不从心全是乱编em.....自己都怀疑会烂尾....

最近也忙但还是忍不住写了,更新日期不定,没人看就跑路。


评论(1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