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哧扑哧

自己一个人独自快乐的玩耍着

【罐云】生存游戏

|勿上升真人|存在ooc

|脑洞这次非常大

|科幻?灵异向?需要鼓励否则可能跑路






等赖冠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正躺在在河成云用点数在这个空间兑换的床上。


脑子里充斥的信息已经在他昏迷的时候被良好的消化了,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冷静下来仔细的总结和回忆,不脱河成云的后腿。


首先这个地方类似外面世界流通货币的是一种叫点数的东西,可以用它兑换所有一切需要的东西,包括生活用品和武器甚至可能有更加高级作用不明的物品,这都需要点数积累到一定程度才可以解锁。


而点数的获取则很简单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完成任务,任务有系统随机分配强制参加的,也有自己可以选择是否接取的。任务等级分为SS、S、A、B、C、5个等级等级越高完成的程度越好点数获取的就越多。


而参加的形式则是随机方块成员组队参加,如果赖冠霖没理解错的话,像这样的方块空间还有很多而每次参加的人都是从这些不同的方块空间里抽取的,而自己接取的任务则是己方方块成员独立完成…自己初来乍到如何才能快速赚取点数,有离开这里的方法吗,这个异空间进行这种生存游戏又是为了什么呢…


河成云进来叫赖冠霖吃饭时,赖冠霖正琢磨的脑袋都要冒烟了。


“哥现在有多少点数,有离开这里的方法吗?”


“嗯我现在有3500点,应该有离开这里的方法吧,同样在这个方块空间里的有一位大神自上次任务结束攒够了10000点后似乎去方块那进行了兑换然后就不见了…”


河成云停下给赖冠霖夹菜动作,托着脖子思索了一会“也许等积累到10000点我们就能离开这了。”


“这里还有别的人在么?”赖冠霖回想着当时一望无际的白色空间“并没有见到房子什么的…”


“这个房间也是异空间,只要心里想着回到这里就会出现选项,确定的话就会回到这里,这些选项视图都是只有自己能看见的,要与其他成员的联系可以通过房内的电话来沟通…”


河成云顿了顿有些喑哑的继续回答“上次随机分配的任务是全方块成员都要参加的ss级任务,最后侥幸逃回来的只有我和那个大神…生存游戏…生存游戏做的任务玩的游戏可是在用命来进行啊…”


赖冠霖听到这里也沉默了下来一时饭桌上噤若寒蝉,看来将要面对的远比想象的要更残酷。

“我这次出去就是领取的c级任务,内容很简单就是带回方块系统随机抽选的成员,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出去散散心,我没想到竟然会是你…即使我有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我也不希望你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里…”


“河成云,我告诉你,能在这里再见到你我决不后悔,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刀山火海我都不会再放开你”


河成云看着赖冠霖坚定的眼神内心一阵暖流流过,咬了咬唇有点害羞的嗯了一声。


晚饭后河成云带着赖冠霖参观了一下自己居住的地方,在方块处给赖冠霖兑换了一些生活用品,演示了一下兑换的过程,其中物品应有尽有,即使有心理准备赖冠霖还是有点吃惊。


“我们去接一个普通任务吧,我们一起做,你照着我说的做。”


赖冠霖按河成云的指导在方块处点开了游戏任务的面板,选择了B级50点数的任务。


内容是:帮助车秀贤刑警抓住“红院洞”真凶,时限3天,下面还附了一个名叫详情的文档。


“时限3天是指?”


“就是在这个空间的3天里必须进行这个任务,如果不进行的话会倒扣点数,级别较低的任务所透露的任务信息越多,任务信息越多越容易完成。我好歹也在这里混了挺久的任务也接了很多带你做个B级还是很ok的”


为了不让赖冠霖紧张河成云拍着胸脯保证到。


赖冠霖在意的到不是这个。


“哥在这里每天都是在做这些么?”


“是啊,因为随机分配的强制任务难度未知如果不好好积累点数到时候兑换不了应对的道具的话可就是九死一生了,为了生活也必须赚取点数。当初刚刚来到这里只敢做c级的任务勉强度日,结果随机任务是s级的没有点数兑换武器差点就死了呢,日常也要一直锻炼自己的身体素质,学习急救知识…”


河成云正话痨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赖冠霖越来越黑的脸一时语塞。


“有我在哥不会再那么辛苦了”一把抱过河成云把脑袋埋在他白白嫩嫩的颈间赖冠霖心里堵堵的。


“嗯…”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冠霖河成云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接下来的两天,河成云仔细研究了附件里的材料,“红院洞”连环杀人案件被定性为杀人案件是在里最初受害者死亡的10年之后,一次意外发现红院洞地区的山上埋有大量遗骨,而车秀贤刑警早在10年前曾被凶手行凶未遂,之后凶手就潜伏了起来,直到10年后山上藏尸被发现才知道凶手并没有停止杀人并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连环杀手。


任务是帮助车秀贤刑警抓住犯人,那可能的时间点有两个,一个是过去其被行凶未遂之时而另一个就是现在发现大量遗骨之时…


“冠霖你觉得呢?”


“根据材料推断我觉得很有可能是过去,因为那时车刑警最为存活的受害者本有机会抓住犯人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导致10年后才发现其仍在行凶,如果我是设置任务的人我觉得在这个时间点比较需要人来帮助解决。”


河成云听罢点了点头,牵起赖冠霖的手“明天我们就要去进行任务了你害怕么”


“一起,不怕”赖冠霖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还要多多赚取点数才能和哥一起离开呀”


晚上两人相拥而眠,河成云自从来了这里从来没有在任务前如此安心的睡过一觉,感受到身边微微的鼻息温暖的体温,有赖冠霖在身边真的很好。


一早两人就在黑色方块前准备选择了进行任务,在点击确定前河成云多了个心眼兑换了一个“小玩意”,白光闪过,回过神来已经身处2003年的红院洞区警厅。


河成云看了看自己和赖冠霖身上的警服,知道这次任务看来是以警察角色来进行协助破案,思考之余还不由的感叹一下他家赖冠霖穿制服真帅,然后后脑勺就不知道被谁拿文件夹拍了一把,接着明显还在调整心态的赖冠霖也被拍了。


回头一看是一个凶猛的大汉,想来也是个刑警“你们两在这站着干嘛,这里可不养闲人,给我干活去。”


河成云四处张望了一下连忙拉着赖冠霖跑到印有两人名牌的位子坐下装模作样的看起文件来。


赖冠霖学着河成云的样子也从隔壁桌拿起了一本笔记假装看了起来,没想到这笔记竟然写着红院洞最初的两起杀人案件详情。


赖冠霖不由聚精会神看了起来,被杀害的人都是女子因为抛尸时都使用用黑色塑料袋套脸和纸板箱裹尸,绳子打结的方法上来看是同一个人作案,死因都是被人掐住脖子窒息死亡,死者特点是都是性格孤僻人际关系差的…


“这是我的笔记,我不小心落这了,我还要查案我先走了。”一个年轻女子突然从赖冠霖手中抽走了笔记,接着就急冲冲的又出门去了。


赖河两人对视一眼,这个女子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要协助的车秀贤刑警,两人顾不上旁边还在盯着他们有没在工作的大汉追了出去。


“车刑警!我们是来帮助你的!我们也怀疑这案子有蹊跷!”


河成云眼见着女子就要走没影了赶忙喊出声来,女子听后果然停下了脚步“你们两个今天才新调来的警员知道什么!?”


赖冠霖灵机一动接话道“我们虽然才刚来但听厅里的其他刑警讨论过虽然两具尸体归属不同的派出所但从已有的证据来看犯人心思慎密挑选受害者是有自己的标准的,他很可能会继续犯案,警厅里的其他人因为尸体归属不同都不想深挖这两起案件,只凭车警官一个人未免有点力不从心,请让我们帮你吧。”


车秀贤盯着赖冠霖的脸似乎在判断他话的真假,最后相信了他们约一会在附近的咖啡厅交换情报。


在咖啡厅里车警官把刚刚赖冠霖看过的笔记本拿了出来,将里面的内容给两人看了一遍,分析了被害者的特点以及她们都在红院洞消失最终被发现遗体,根据这个车警官画了一个路线图想找到两人途经的共同之处这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的所在位置。


河成云回忆起任务内容车秀贤曾经被害未遂…


“车警官,现在是不是经常晚上穿着便服去这些区域调查呢?”


车秀贤有些吃惊的看了河成云一眼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的。


“是的,因为线索实在有限,因此我最近常常去这些地区闲逛想更深入的代入被害人发现一些新线索。”


“凶手还在逍遥法外,警官你独自一个人这实在是有些太危险了,让我们两个跟着吧”


河成云恳切的请求打动了车警官,她同意在她每晚巡查时带上赖河两人,告诉他们明晚在红院洞小巷口旁的烤肉店见面。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看过《信号》朋友大概会有点熟悉,因为剧情走向借鉴了不少不过改动也很多,这文章感觉会越写越长越写越长……请让我看到想要下文朋友的双手!为构思剧情脑子已经烧坏!需要安慰!

评论(1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