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哧扑哧

自己一个人独自快乐的玩耍着

【罐云】生存游戏

|勿上升真人|存在ooc

|脑洞这次非常大

|科幻?灵异向?





解决完了车秀贤的事情,河成云赖冠霖又回到警厅假装上班,度日如年的熬到下班,再尾随着其他刑警到了职工宿舍找到了标有两人名字的二人间。

一进房河成云就甩掉帽子胡乱抹了几把头发,大字型摊在了床上甚感疲惫。赖冠霖自动上前,坐在床边把他的宝贝哥搂进怀里,河成云左右窝了窝找到最舒服的位子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冠霖觉得为什么车警官从凶手手下幸存明明有了那么进的接触后还是没有抓住他?”

“从照片中的尸体来看,毫无疑问凶手在这里有固定的住所才能有时间完成对被害者的杀害和对其尸体进行复杂的捆绑,车警官极有可能在巡察中出其不意的被黑色塑料袋套住脑袋打晕后囚禁于凶手家中,最后不知怎么逃出可能连头上的塑料袋和被捆的双手都没有解开来,那种情况下定是极为慌乱,被救后能提供的线索有限而且可能有误。”


赖冠霖思索了一下接着答道


“先不说车警官遇害后会怎么样,如果我们跟在她的身边难道不是会打草惊蛇,凶手很可能就不会再以她为目标…那我们如何抓住他呢?”

河成云抬头掐了一把冠霖的脸蛋“我家霖霖就是这么聪明!”接着又窝了回去,抓起赖冠霖的手指边玩边貌似不经意的说“所以和陪伴车警官的只有你而已,我有另外的任务…”

赖冠霖心里一惊抓紧了掌心里正在乱动的手指“哥这是什么意思?”

“你也说了,我们跟着车警官,凶手很有可能就不会对她动手,但这是我们现在唯一知道的任务线索,根据我以往的任务经验,虽然凶手动手的对象可能会改变,但时间是不会变的,他一定会在原本车警官被袭的时间点对另一个人动手,所以我们必须要跟着她才不会错过时机。”

“即使是这样,那成云你准备怎么做?”赖冠霖懂河成云说的什么意思,心底隐隐约约觉得河成云似乎要做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

见铺垫的差不多了河成云冷静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为了不让车秀贤警官起疑你必须跟着他,而我则在同时去做那个诱饵来钓凶手上钩。”

“我不要!”


赖冠霖顿时急坏了,抓着河成云的肩膀把他转了过来“这么危险的事情为什么要你去做!?就让车警官被袭击好了!我们不跟着她了!最后肯定还是有办法的…”

河成云伸手捂住了赖冠霖的嘴非常认真的看着他“冠霖,任务失败的后果我没有试过也不想试特别是你还跟着我的时候,我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河成云一旦下定决心十头马也拉不回来,赖冠霖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一直都是知道的,但还是得垂死挣扎一下。


“凶手杀害的都是女子啊…难道你?”

“对呀,所以我要男扮女装,到时候车警官面前你可要帮我掩饰过去”

“…换成我去做诱饵不行吗”


才说出口,赖冠霖就知道自己不行,这么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凶手要对这样一个彪悍的女子动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


而河成云就不一样了,纤细修长的身材,身高也符合一般较为高挑的女孩,皮肤又水嫩水嫩的…赖冠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河成云优秀的外表是这样另人讨厌。

“我觉得现在未能逮到凶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时代的科技不够发达,要是有像手机定位这样的功能或许凶手早就抓到了,所以我在方块那换了一个小东西。”


河成云乐呵呵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芯片,正是定位追踪器。


“到时候我会把它粘在袖子内侧,当凶手接近我时就将其启动。”


接着河成云又掏出了一个手机“你带着这个,这已经设定好了,等我启动追踪器时它就会显示我的位置。一旦亮起,你就让车警官去叫支援,我会把凶手五花大绑的等你来。”

虽然河成云说的这般自信,赖冠霖却始终放不下心,他的哥怎么就这般任性呢,偏偏自己爱惨了他这得意自信的样子。




马上就要到和车秀贤警官约定的时间了,赖冠霖看着河成云拿着口红认真涂抹的样子,接着熟练的带起假发,套上秋天的长裙…“哥怎么会这么熟练啊…”

“游戏任务接多了,自然啥都会了”河成云随口答道回过头来看到赖冠霖有些沮丧的样子连忙安慰道“你以后也会学到很多的,哪有人第一次参加游戏任务就啥都会呀,你帮我把这个贴在腰带内侧”

赖冠霖接过河成云递过来的小小刀片,小心的把他贴在腰带内侧,再三确认不会掉落,心思又回到了自家哥要去执行很危险的任务上,本来帅气的脸又皱成了一团。


虽然他承认河成云很聪明还勇敢,动作也很敏捷,可是现在面前可爱小女生样子的他实在是没有说服力。

“哥真的要去做吗,我感觉现在我都紧张的要窒息了。”

“别紧张,相信哥,乖”河成云稍稍垫起脚揉了揉这个顺毛的脑袋,想亲亲他但一想到已经涂了口红就放弃了,正打算退回去就被赖冠霖捧着脸嘴对嘴亲了一口。

“哥一定要注意安全…”

看着赖冠霖被自己微微染红的嘴巴,河成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到了约定地点,赖冠霖按河成云教的说辞,告诉车警官为了提高查案效率,河成云自己一个人去周围转转,由自己来陪伴她,车秀贤不疑有他。


陪着车警官在红院洞错综复杂的小巷里穿行,赖冠霖的心仿佛就像是放在煎锅上一般,还是小火慢慢煎的那种,难熬啊,得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手脚才不至于奔去找成云,不知道哥现在怎么样了…

与此同时河成云正朝着自己猜想的地方走去,在看到车警官笔记里尸体的照片时他就有了一个猜想,包裹尸体的纸箱似乎很杂但大都是食品包装箱,有这样种类多样数量众多的食品包装箱的地方很有可能是…

拿出车警官画的路线图,在两线相交的地方正巧有一家便利店,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河成云不由得也有些紧张起来。

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被害者都是性格孤僻的人,也许外在表现出来凄凉沮丧的样子就是被凶手选中的原因。


河成云调整好面部表情,尽量让自己显的很丧,推开便利店的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异常整齐划一的货品摆设,河成云知道自己猜对了,如果不是强迫症有点偏执的人是不会把连薯片这种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的。

感受到身后收银员观察的视线,河成云自然的拿起一瓶水,长长叹了一口气,面带疲惫的到柜台结账,付钱的时候也表现出了很没精神的样子,然后走出了店门,向远处破败的小巷走去。

偷偷把耳机声音关掉,河成云边走边竖起耳朵听着身后的动静,果不其然,在经过一个僻静无人的路口时,传来了有人快步接近的声音。


知道时机已到,河成云按下藏在袖口里的追踪装置,接着就眼前一黑脖子一痛失去了意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这种题材果然受众有点小啊…我会坚持坚持的…(-公- ll)

评论(9)

热度(25)